西门蛋黄派

广陵恶霸 擅长打架

【臻阔】WindowsXP 2009

油炸杏鲍菇:

-


提前说一声,2019年快乐。


给 @一片吐司 








==============






1、


俱乐部的台式机坏了。


本来就是用了很久的,还是个淘来的二手货,据说之前的主人是一个性格古怪的科学家。


也就是用来玩玩扫雷和蜘蛛纸牌来打发时间的玩意儿,林臻东闲来没事干想把它修一下。


是不是太老了所以不适配最新的系统啊,林臻东想着要不把系统降一级,降到windowsxp。


照着网上的教程,屏幕上跳出一个框:是否确定将系统降级为windowxp2009.


外面传来中午开饭的声音,林臻东把棒棒糖拿出来回了句知道了又把糖塞回去。


然后鼠标按下了“是”。


屏幕扭曲,林臻东刚“诶”了一声就被吸了进去。


洪阔来找他,只看见电脑前的糖纸和屏幕里的进度条:1%。


洪阔在休息室转了一圈,还把沙发上的毯子掀起来看,后来一想这大个儿也藏不下。


“人哪儿去了?”


 


2、


电脑屏幕上是熟悉的蓝天草地。


林臻东嘴里的棒棒糖还没有融化,耳边全都是鼠标和键盘的敲击声。


看了看周围,都是在看电脑的小孩,合着这还是一个黑网吧啊。


林臻东上下扫描全身,没有缺一块少一块的,口袋里的零碎钞票都还在,就是没带手机。


电脑右下角的时间显示今天是2009年11月6日下午五点十分,林臻东还以为电脑的系统出了问题,拍了拍隔壁的小孩:“诶,这电脑是不是坏了啊?”


“哎呀别碰我。”小孩把他的手抖开,游戏里的人还在摩托车上踹别人。


“暴力摩托啊?”林臻东把身子歪过来一点,“我也会啊。”


“哼。”小孩斜着看了他一眼。


“真的啊,我赢了你就告诉我行吧?”林臻东看了一眼那小孩电脑的右下角,也是一样的时间,不可能两台电脑都约好了今天一起坏吧?


这是非常不对劲,林臻东正想好好站起来看看这个网吧,小孩已经给他让出位子:“你来。”


抱着手臂在后面看着他,给足了压迫感。


最近林臻东玩游戏时总是匹配到沙雕队友,怕不是遇到的就是自信爆棚的小学鸡。


过了一段时间,小孩的表情微变:“电脑坏了叫网管啊。”


“......”这我能不知道么。


“今天是零九年十一月四日?”


“对啊?”小孩看他一眼,“你别跟我说你是穿越过来的。”


2009年的时候早就已经有了穿越剧,《寻秦记》、《穿越时空的爱恋》和《魔幻手机》等等,小孩知道这词儿也并不奇怪。


“我是啊。”林臻东选择说实话。


果然接到的是一记白眼和一声不屑的“嘁”。


回过头去继续干自己的事情了。


 


林臻东又回过头去看自己的电脑,时间还在继续走,林臻东在一些小游戏的图标中看到了熟悉的企鹅头像。


对了,QQ!2009年那时候有没有注册过啊,自己一个这么赶潮流的人一定注册了吧。


林臻东输上账号和密码,一登,比比赛那会儿还紧张。


显示登上了,QQ宠物跳出来打招呼,林臻东把它拖到一边休息,找谁啊我靠!


林臻东突然想起以前聊天吹牛逼的时候洪阔说起过自己以前的QQ号还是个靓号来着,特酷,林臻东试着把那个数字输上去,一搜索,果然有,昵称还特傻逼,叫追风少年。


林臻东看了一眼自己的,也好不到哪儿去,叫火力赛车王。


那会儿自己好像还特迷四驱赛车来着,天天在学校跟人比赛,还自己改装。


林臻东点下添加好友,点开三维弹球玩了一会儿,传来咳嗽的声音。


点开右下角跳个不停的小喇叭,成功添加好友。


 


3、


林臻东低头在键盘上打字,然后一个回车键发出去。


抬起头,头都大了。


火力赛车王:洪闊,ч祢мǎ?


怎么是火星文啊!


林臻东回头喊:“网管,这打出来怎么是火星文啊!”


“啊?现在最流行这个了。”


“......”林臻东先是尴尬了一下,突然又乐了,他等着洪阔也用火星文回他。


那边的洪阔回过来了。


追风少年:你是?


他怎么不用火星文!小时候也不追赶一下潮流!


火力赛车王:╃莪⒋林臻岽!!!メ


追风少年:林臻东?我不认识你吧。


林臻东一看,他果然能看懂火星文,但是就不用,装逼!


火力赛车王:梛沵哯茬認識暸√。


追风少年:......再见!


火力赛车王:等等!挖㊒話哏ィ厼裞…


林臻东跑出网吧,看到了街拐角出的学校标志:求是初中,这不是洪阔的读的初中吗!所以这里是洪阔以前住的地方!


林臻东激动地一拍手,路过的人都回头看他,还以为他付不起网费要在门口卖艺,帅哥卖艺不看白不看。


折回去,又打字。


火力赛车王:ィ厼明天ч丕ч婹紶裘ч小嶨丄課?灬.°


追风少年:明天周六啊


火力赛车王:妳明天來壹趟壆校門口好不好,真的,我等妳,真有話要跟妳説。


追风少年:现在不能说吗?


火力赛车王:誐袙妳説誐鰰經病,不跟誐聊


追风少年:那你是不是神经病?


火力赛车王:←¢不Ч!!!☆


“洪阔,吃饭啦!”


洪阔:“来了!”


回头看火力赛车王还在给他发消息,只好回一句我去吃饭了。


心想,跟他聊这么久我是不是神经病啊?


 


4、


林臻东找了一个附近小旅馆住一夜,其实在网吧也能过,但是打过大型游戏后的林臻东玩了几局跑跑卡丁车就有点困了。


还好现在物价低,林臻东在床上躺着,想了想明天可能要见到小时候的洪阔了,说不定还能忽悠他认自己哥哥什么的,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
但又一想,明天他不来怎么办?毕竟网上不认识的人约你出去都会考虑考虑吧?


林臻东愁死了,又没法证明自己真的跟他认识,在床上翻来翻去没睡好觉。


第二天,林臻东顶着黑眼圈出了门,去店里买了一辆看起来最酷的四驱赛车,两边带齿轮的那种,转起来炫得要命。


不知道洪阔小时候喜不喜欢,反正他是爱死了。


学校门口的商贩很多,旁边还有一所小学,有卖彩色小鸡和蚕宝宝的蹲在路边等着路过的小孩挑。


林臻东进了一个店铺转了转,卖着小时候熟悉,长大后就销声匿迹的那种玩意儿。


泡泡胶,辣条,粘牙糖,林臻东小时候的第一颗大牙就是被这玩意儿粘下来的。做成钻石戒指和口红的硬糖,各种花里胡哨的贴纸,门口的一个木桶铺着毛巾掀开来,下面是各种口味的钵仔糕。


林臻东随便买了点,还拿着兑开的零钱抽了次奖,抽到一块比巴卜的泡泡糖和一个哆啦A梦的小摆件。


把东西都装在塑料袋里,甩在肩膀上,走在路上感觉自己是这一条街上最靓的仔。忘了说,他还添置了一套新衣服,超市里买的白T和运动裤,脚踏一双最新款AJ,此等混搭风实非我等普通人能看懂的。


不知道过会儿会不会成为最衰的仔。


林臻东站在卖小鸡的人边上,前面停留下来的孩子们很多,小鸡叽叽喳喳叫得可怜,林臻东低头看了一眼,不知道它们能不能活过两个星期。


林臻东护着钵仔糕远离飞扬的尘土,看到远处好像有个人,长得很像照片里小时候的洪阔,但他没带着照片,只能靠长大后的样子跟现在做着对比。


那人停下来,没有理睬那一对叫喳喳的小彩鸡,抬头看着林臻东:“你是火力赛车王?”


林臻东赶紧点头:“追风少年洪阔?”


洪阔点点头。


得了,暗号对上了,林臻东赶紧把钵仔糕亮出来:“吃吗?”红豆味的哦。


洪阔看着鸡毛从下面飘起来然后沾上去。


林臻东把鸡毛捏起来拿开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:“我刚从那里的小店买的!”


“我不吃。”洪阔摇摇头,“我跟我妈出来,说要去买书。”


“哦哦。”林臻东自顾自地咬着被嫌弃的钵仔糕。


“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吗?”洪阔这时候也就只是一个初一的学生,怎么林臻东觉得自己要比他的气场弱啊。


这时候卖彩鸡的人才插嘴:“不是,你哥俩能别挡着我路吗?”


 


5、


“咳,你跟你妈出来的是吧?”林臻东问。


“对啊。”洪阔看着林臻东手里的那个包装盒还没拆的赛车,“这是最新型的四驱赛车吗?”


“是啊,我刚买的。”林臻东赶紧亮出来,“送你!”


“我不要。”洪阔拒绝,“不能随便收别人礼物。”


“就当我硬要送你行吗?你以后会帮我拿很多个特牛逼的冠军,算我提前感谢你可以不?”林臻东诚恳得眼睛里都要发射出跟蜡笔小新一样的星星射线了,“真的,你不收下我会哭的。”


“你真的会哭?”洪阔不相信。


“真的啊。”林臻东转过身去,再转回来的时候真的有眼泪在眼眶里等着掉下来。


“我都看见你拿东西熏眼睛了。”


可恶!小时候视力就这么好!


林臻东尴尬地把风油精塞回口袋,那是昨晚被旅馆的蚊子咬了以后买来涂包的。


“你真不想要?”


洪阔犹豫了一下。


“这样吧,你们最近是不是也要考试了?”


洪阔点头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
“我大人嘛,大人什么都知道。”林臻东又摸出一包蚯蚓糖塞进嘴里,“你要是考了第一名,就拿着,没有考第一就还我,怎么样?”


洪阔挣扎了一会儿,还是没有抵挡住诱惑:“好吧,等我拿到零花钱就还你。”


“哎,真不用......”


河堤下有人在打水漂,放纸船。


“玩儿吗?”林臻东问。


“我......要回去了,我妈要来找我。”洪阔抱着赛车,“你说你是穿越过来的......”


“我真不是神经病!”林臻东赶紧解释。


“那,我以后会成为怎么样的人?”小时候的洪阔问他。


林臻东想了一会儿,蹲下来跟他平视:“一个努力、温柔、坚强又牛逼的人。”


指了指赛车:“你以后会开赛车。”


“真的吗??”洪阔几乎要跳起来。


“真的,我不骗你。”林臻东说,“你们这会儿流不流行拉钩?要以后你没坐上赛车,就骂林臻东是撒谎精。”


“我还有个问题。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牛逼是什么意思?”


“......就是厉害的意思。”


 


“买了什么书?”妈妈要去看洪阔拎着的塑料袋。


“没......”里面躺着一辆四驱赛车。


“你怎么买玩具了?”妈妈拿出来看了看标签,“这么贵。”


“一个人送我的。”


“谁?你认识么?陌生人的东西不能收的啊。”


洪阔犹豫了一会儿:“我以后会认识他。”


“什么意思?”妈妈一头雾水。


“妈妈你买什么菜了啊?”


“哦,买了点排骨回去红烧,还有小青菜.......”


好的,成功被带跑。


 


6、


林臻东在周一的时候又去了校门口。


洪阔今天刚考完一门,脚下踩着风,家离学校不远,大多数是自己步行回去。


洪阔很远就看见了林臻东,不如说是他脚上的那双鞋是在是太抢眼,在同学们一众的耐克和阿迪面前显得特别不普通。


洪阔盯着鞋子而去。


林臻东问:“考得怎么样?”


“还行。”其实感觉不错,但是洪阔还是谦虚了。


林臻东看见洪阔看着自己的鞋,翘了翘:“你喜欢啊?”


“没,就是...没见过这样的鞋。”


“所以嘛....”林臻东凑到洪阔耳边,“我真的是从2019年来的。”


“......”


2019年的人还会用火力赛车王这个昵称在聊天室横着走吗?


十年以后是怎样的啊......


“你要回家吗?”林臻东问。


“嗯。”


“吃不吃钵仔糕?”


洪阔在口袋里捻着硬币:“我请你。”


“真的?你有钱?”


“有的。”洪阔走过去排队,“你要什么味道?”


“跟你一样。”


路上林臻东总是忍不住去看洪阔咬东西鼓起来的脸,像一颗弹性很好的果冻,终于洪阔被视线骚扰到转过头跟他对视。


“那个赛车.......”


“咳,什么?”林臻东演技很烂地平视前方,洪阔现在还没有心思细到要去纠结林臻东为什么要偷看自己。


“要是没到第一,我就把赛车还你。”


“嗯哼。”林臻东想着自己没有支付宝以后还能不能撑到那一天,要不卖了脚上的这双限量版球鞋吧,但这回儿会不会有人识货啊。


“诶,林臻东。”


“啊?”


“我们以后是怎么认识的啊?”


炸串摆出摊,油锅里的炒面磕进一个鸡蛋,冰糖葫芦包着糯米纸,报刊亭里的游戏点卡总是被卖完,路边几块钱一条的金鱼在等待自己被出售。


太阳要下班了,开心得脸红,下坡路的人影总是被拉得很长,像两双筷子在饭桌上打架。


“秘密。”林臻东笑了笑,“你是不是喜欢在紧张的时候吃口香糖?”


“啊,你怎么知道......”


林臻东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比巴卜:“因为以后我会追到你。”


进度条读满,空间扭曲。


强风拂过,洪阔遮了下眼睛,只看见一颗比巴卜掉在了路上。


头顶有人喊着:“要死啊,刚晒的衣服掉下去了!怎么突然刮风!”


洪阔捡起来拍了拍灰,看了看自己的身后没有人。


“林臻东?”


 


7、


洪阔还饿着肚子在看车保养得如何,吹着的口香糖突然破掉沾在嘴边。


“我操。”洪阔愣了一下。


“林臻东!”


林臻东坐在椅子上,看着正在重启的电脑。


“噔,噔噔噔噔~”


熟悉的开机声音,然后是熟悉的蓝天和草地。


林臻东抬头看见洪阔跑进来。


“我刚才修着车呢,怎么突然想到你了!”


林臻东先是迅速地看了下四周,然后回过神来:“那不是很正常。”


“不是那意思!哎,算了说不清.......”洪阔摆摆手,“先去吃饭。”


林臻东把他的追风少年紧紧抱在怀里,拿下巴蹭着他头顶。


洪阔闻见他身上有一股红豆味。


“我有点想吃钵仔糕了。”林臻东说。


“我好像也有点。”


 


车队的人看着俩人风风火火地进了一辆车,说要去吃钵仔糕。


“还有地方在卖钵仔糕?”


“不是,我就不懂了,钵仔糕比火锅好吃?”


“俩人又犯病了,我们先吃!”


 


洪阔上了车才发现林臻东穿的衣服怎么这么接地气。


“你这衣服,哪捡的?”


“我买的好不好!”林臻东抖了抖衣领,“很有纪念意义的。”


洪阔看着车里的哆啦A梦摆件,觉得有点眼熟。


林臻东突然想起了什么事儿:“你...一会儿吃完饭有空吗?”


“怎么?”


“我突然懂了,电脑在暗示我什么。”


“什么啊?”


“WindowsXP啊?插屁啊.......就是那个的意思......”


洪阔伸手捂住他的嘴:“闭嘴。”


林臻东的余光看见洪阔的耳朵在变红,好像红豆钵仔糕。


 


火力赛车王:一会儿有空么?做个爱吧。


追风少年:滚!


火力赛车王:终于不用打火星文了!


火力赛车王:真的,我觉得你该改个昵称了。


追风少年:为什么?


火力赛车王:改成“追东少年”好不好?嘿嘿,我想你追追我。


追风少年:我觉得你也该改个昵称了


火力赛车王:什么什么?火力赛车神?


追风少年:火力翻车王。


 


洪阔家里的某一处角落,一个箱子里,躺在最底下的四驱赛车的轮子还在打着转。








-


这篇开放一下转载

摘纪录:

原来上海根本没有日出,都被那些高楼大厦挡住了。如果你真的要看,就要爬到很高的地方。我想看日出,所以我拼了命往上爬,即使有一天真的掉下来,摔得粉身碎骨也无所谓。
——黄景瑜


感谢推荐

Vettori:

在整部残忍揪心的电影中,唯有顾顺的骚话能给我温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