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门蛋黄派

摘纪录:

原来上海根本没有日出,都被那些高楼大厦挡住了。如果你真的要看,就要爬到很高的地方。我想看日出,所以我拼了命往上爬,即使有一天真的掉下来,摔得粉身碎骨也无所谓。
——黄景瑜


感谢推荐

Vettori:

在整部残忍揪心的电影中,唯有顾顺的骚话能给我温暖。